陪11个月大的宝宝玩

自从8个月小猪爬开始熟练后,陪玩难度提高了很多,为了寻找能够和他多互动的游戏,翻了《suki和sula的早教游戏笔记0-3岁》、《陪宝宝玩到入园0-3岁》。

这阶段找到的大部分早教游戏不太适合我们家实施。原因有,我们家并没有买什么玩具,归类相同颜色、归类相同形状的游戏就没考虑。我们家也没有什么做手工的材料,所以很多用到彩纸、小亮片、亮粉、彩色纽扣的自制感官瓶和感官袋的游戏活动也没有制作。

我们搜罗了家中能给小猪探索的一些道具,有篮球、筋膜球、筋膜棒、饮料瓶等塑料瓶罐、布书、我的袜子袋。小猪还很喜欢扶着椅子边推边走,凳子、椅子、小推车也可以成为他的玩具。毛绒玩具感觉小猪的兴致不大,好友送了一个会内置会弹跳的蓝牙音箱的毛绒小猪,感觉宝宝对会移动的物体还有点害怕(扫地机器人每次干活时都很好奇地跟上去又被吓哭)。

这个阶段的小猪,还是喜欢啃咬东西和吞细小的物品,纸书还是必须要我拿着给他看(毕竟他都能把牛奶箱给啃破了)。

日常游戏记录

边推边走

小猪喜欢扶着椅子边推边走后,我们尝试了让他扶着宜家的推车,我们慢慢移动,引导他走路。推车上可以放点他感兴趣的东西,引导他一直扶着。

手舞操

从《suki和sula的早教游戏笔记0-3岁》学的。边说”拍拍手、拍拍手、挥挥手、挥挥手“,边做动作,刚开始时帮助小猪做指令动作,慢慢地就一起做动作。随着时间推移增加动作。这个活动的好处是不需要任何道具。

穿越孔洞

家里的凳子有一些大的洞,老公会把手指伸过孔洞让小猪来摸手指,引导他自己用手指去尝试。

推球

迪卡侬的三合一泡沫轴中间有个筋膜球,大小和色彩都挺适合作为儿童玩具的。之前我们在小猪面前拍球吸引他注意力,现在他已经学会自己把球推到其他地方,再追过去继续推。篮球也类似,在他面前演示拍球运球等动作,时不时推到小猪面前让他尝试摸索一下。

拍水

洗澡的时候拍打水面吸引宝宝玩耍。其实这个从好几个月前小猪能坐着洗澡时就尝试了,小猪也挺喜欢的。

待尝试游戏

贴塑料纸

《suki和sula的早教游戏笔记0-3岁》提到可以用塑料纸剪一些形状,宝宝洗澡的时候沾水贴墙壁上。鉴于目前家里能有的塑料纸只有收快递的包装,等以后碰到这样的材料再试试。

拔吸管

许多人提到过找一个带孔的容器,把吸管插孔里,让小朋友拿出来或插进去,可以锻炼精细动作。之前我搜寻了很久家里的物件,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容器。最近买的一个严选的收纳盒刚好有合适的孔洞,准备把牛奶盒子上的吸管留下来试试。

扔沙包

可以找要丢的衣服,一些轻的谷物做个沙包。待买了缝纫包后尝试。

扔水球

可以买几个气球,装一点水试试。

丢纸篓

《陪宝宝玩到入园0-3岁》提到,可以准备一个垃圾桶,和若干个小玩具,演示丢小玩具进垃圾桶,并引导宝宝尝试。

定位第一还是利器吗

最近在读特劳特的营销理论《定位》。定位理论是许多广告从业人员的必读,因为定位偏向群体心理学,许多产品经理也相当推崇。“定位”于20世纪70年代提出,历久弥新,衍生了一系列理论,《视觉锤》《品牌的起源》《营销革命》等。

定位理论最出名的理论是,消费者只记得住品类第一的品牌。广告法的违禁词列表说明了成为“第一”有多受品牌欢迎。不同于创造差异化优势,成为第一不是创建新品类,而是寻找消费者已形成心智中熟悉的认知。

相比起70年代,今天的商品数量和品牌数量又远多了几个数量级。头部品牌也面临着激烈的“第一”竞争,今天作为消费者的我们,真得还只在意谁是第一个进入心智的品牌吗?我们的心智,还是只记得住一两个品牌的人么?后来者大言不惭,第一名只是头一个尝试,并不代表最好,罗永浩开始做起了号称比iPhone还好用的锤子手机;特斯拉做的纯电动汽车充电不方便怎么办,富人们又不是只有一辆汽车。

去看看什么值得买、清单、企鹅吃喝、 有品等平台,动辄十几二十款产品评测,产品差异极小,品牌历史极短。消费者的记忆更短暂, 偏爱更吝啬,商店品牌的渠道建设愈加重要。

今天我们已经很难记住可口可乐的发明者是谁,奔驰宝马的设计师是谁。但是要打造一个这样单纯的品牌也越来越难,我们能记住的新品牌,越来越多是与特定“人”的关联。换言之,个人自品牌也成为品牌的重要资产。

今天,我们还能怎么占领心智,成为第一?成为第一,又是否还是那么重要?

比亚迪迪粉群体研究

我一直想寻找一个比亚迪汽车整体车主调查,不过这样的数据没找到。姑且通过互联网的迪粉描述进行分析。比亚迪对迪粉群体的运营得其实很成功,迪粉的忠诚度比米粉还高很多。这个是出乎我意料的。而且迪粉中有很多相当成功的车主,卖掉豪车换比亚迪,创业老板,技术狂人之类的。我一开始是难以理解,为什么会有人这么有钱的情况下海选择比亚迪,而且他们是把比亚迪当成自己的产品、自己的事业,当比亚迪遇上负面评价、公关危机,他们还愿意出谋划策,自发维护评论。

看了一篇车谈会的访谈,有点理解这样的车主群体,他们有点反品牌权威,这个我的表述看起来比较矛盾。就是,他们会看不起高端豪车品牌,比亚迪的品牌的“土味”,在他们看来是更务实,极具工程师文化,更具有性价比的表现。

这个车主说他是个极客,他最看重的是实用性和科技感,他不喜欢iPhone,更喜欢华为和OPPO。升降摄像头他觉得很具有科技感。

他拿起摆放在餐台上的两款手机,慢条斯理地对我说,“我现在都不用苹果,因为没有让我怦然心动的一刻。我手上这款手机,它有升降摄像头功能,我觉得很酷,很有科技感,它刚发布,我就买了。”……他告诉我,他使用过很多手机品牌,其中三星曲面屏就有好几台,但今年最后留下的是华为和OPPO。

比亚迪乘用车品牌最核心的部分是通过“新能源汽车引领者”进行塑造,愿景是“用技术创新,满足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产品定位家庭市场和公共交通市场的中低档大众消费品。在比亚迪官方网站关于品牌故事的页面上,品牌领导人王传福讲述:“中国想成为科技大国,如果没有自己的民族汽车工业,是名不副实的。作为中国民族汽车制造业的一员如果不能在这个领域内改变目前落后的民族汽车工业现状,我们将羞愧难当。”

在进行品牌定位的过程中,营销人员应当建立品牌使命,以及该品牌必须成为什么以及做些什么的愿景。可以看出,比亚迪汽车品牌和国家民族的科技发展深刻地联系了起来,希望在科技自信及民族情感上锁定顾客。从“迪粉”群体中可以看出,这样的品牌情感是受到许多消费者的追捧。

“迪粉”在比亚迪的营销活动中有极大的参与感,比亚迪高管也常参与迪粉社群运营,积极听取迪粉的意见反馈。比亚迪在2015年举办第一届迪粉大会,召集忠实车主,分享车主故事,其中不乏卖了豪车换比亚迪纯电动车的、对比亚迪技术如数家珍的、对比亚迪创始人王传福具有强烈认同的车主。

迪粉群体类似追星的粉丝群体,对技术狂人的崇拜,认同长远规划,这些特性与粉丝文化的群体行为存在一致性,对偶像的追随也与企业品牌使命感和与情怀存在共通之处。

相应的,类似明星的唯粉,迪粉群体中存在大量唯比亚迪品牌追随者,比亚迪遇上负面评价、公关危机,部分迪粉愿意出谋划策,自发维护评论,帮助比亚迪澄清事实,也有很多迪粉,会展示出攻击性,将非迪粉这样的他者视为敌人。

在一篇《揭秘迪粉的那些事》中,描述了比亚迪车主群体“迪粉”的特征,他们是“技术控”,“爱国”,“极度膜拜比亚迪”,有“自主情怀”,因为异常活跃,言辞过激,当媒体新闻报道谈到比亚迪的不足时,迪粉会“围攻”,招致了许多负面评价。

最后,思考题是,品牌当然都有其忠实的追随者以及追随者社群,迪粉群体对比亚迪品牌是一种提升,还是可能不可控的风险?比亚迪如果想成为头部品牌,在社群运营上可以做些什么改进?

Reference:

  1. 电动邦:2015年第一届迪粉大会迪粉代表发言
  2. 车谈会:一对上海80后夫妇购车记:怦然心动的一刻,我们决定就是它了
  3. 汽车之家:揭秘迪粉的那些事
  4. 知乎:为什么会有迪粉(比亚迪粉丝)这样的群体?如何评价他们?
  5. Geekcar:VOL.19:「迪粉」的世界,你真的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