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复工路

我司属于深圳最早复工的企业。2月10日,去公司的路上堵了一个半小时,平时只要二十分钟左右的路程。公司门口测温也排了很长的队,非常时期,公司调整了打卡制度,上午迟到的,下班晚半个到一个小时离开即可。

上班第一天,防疫期间的各种规定也随之而来。食堂餐桌装了分隔板,还是四个人一桌。领用了三天的口罩物资。文员每天拿一个喷壶给每个办公卡位喷消毒水。走廊的地面总是湿漉漉的,大概是需要经常拖地。

第一天下班出门,因为在公司有宿舍,出门时厂牌报警,和保安解释了几句,也放我出去了。公交班次奇少无比,下一班遥遥无期,我就步行将近一公里去了其他站台。路上空无一人,连狗也不拴绳了。被一群狗追了几步,吓得汗毛直立。

这天我打算去退宿。然而宿管告知宿舍中卫生清洁不够,还有一些附加物没拆除,无法退宿。悻悻而归。

第二天,拼车车主绕了另一条路,总算没迟到。上班听说昨天开会的号召人今天没来上班,顿时心中一点紧张一点懊恼。紧张的是昨天开会并没有离人一米,会不会有风险;懊恼的事当时没有提出大家分开间隔。

星期二,小区群收到通知,凡是离开本市回来都无法回小区,要隔离14天后才行,上班也不例外。顿时群里一片人声鼎沸,议论了大半天,小区反馈要和领导沟通,公司说要和政府沟通,给员工开一个通行证。星期三,少许同事观望是否有定论不来上班了,来上班的路上也没发现有多什么检查。

每天堵车的路都不一样,检查的要求可能也不一样,不同籍贯不同出行记录的遭遇的检查也不一样,不同部门的复工要求可能还不一样,…车主出门前已经习惯了要先看看小区群里的讨论,看看地图显示的拥堵程度。

星期四,上班时刷厂牌报警,保安一脸严肃说这种情况无法进入公司。费力解释后找文员问怎么办,文员一通咨询后认为无需做任何处理。星期五,下班出公司又遇上了相同的麻烦,几个保安都过来告诉我没法出去,或者出去后就再也进不来了。又是一番咨询,得出结论,必须要退宿舍。

于是星期天起了个大早,公交车太少,花了三小时才到宿舍。抱着必退的决心,如果不退宿,那我就要被困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了。首先是卫生清洁,带了马桶刷、扫把、强油污清理剂、塑胶手套、铁铲、抹布。然后,宿管要求不留任何东西。其实很多东西是前任住客留下的,然而我司最近改了退宿标准,导致现在的住客必须清理恢复,否则就让宿管背锅。值班宿管是个小姑娘,告诉我其他极端事例,安慰我目前的情况都是小问题。有人改过灶台,还是得砸了重装;有人封闭了阳台;有人贴了墙纸抠了三天;有人不服闹事无果;宿管自费买了剪刀;……我还挺吃这套,怒气转化为同情。

退宿之后厂牌没有实时刷新状态,又费了一番口舌说服保安放我出去。保安也矛盾纠结,“你不知道现在特殊时期吗?”“你保证这是最后一次进来?”我举起手保证,每一次出现在这里,我都想永不再回来。

周一碰到同事,因宿舍问题她也费了一番周折进公司。虽说本有特殊申请加持,但因家属也在公司其他事业部,而其他事业部不允许特殊申请,上班到一半,她请假出去搬宿舍。用了家里两辆车,还叫了货拉拉,两个人把宿舍所有物品搬到公司栏杆边递给外面的搬家小哥装车,搬了大半天,也退成了宿舍。

相比起我们外住的人,住公司的大概是另一番光景。能率先复工的自信来自于封闭管理。封闭出入的禁令不知还要持续多久,仿佛一场短期无期徒刑。所有人不能出厂区只能依靠园区超市、食堂、跑腿代购。园区超市经历了抢购一空,食堂则从一开始的餐桌分割,几天后变成领餐回办公室,再到部门派出取餐代表统一取餐。外住的同事偶尔会去超市帮忙购买日用食物给园区同事。园区间来往只有班车,乘坐班车要交叉间隔入座,每个人都要坐在固定的位置上。办公室间也减少了往来,开始“网格化管理”,进出都要登记。

这样的日子还会持续多久呢?这场战疫大考,我们能交出合格的答卷吗?

2019双十一省钱须知

2019年双十一已经成为全行业促销的节日,绝大部分线上线下商店都已提前策划,本清单可作为线上下单检查项,既然参与了打折抢购,就以省最多的钱为目标。

  • 查询商品历史低价
  • 对比京东淘宝价格差
  • 对比直营店与经销商店价格差
  • 对比分期免息期数
  • 查询信用卡积分优惠
  • 领白条券/花呗红包
  • 凑满400-50购物津贴
  • 查询京东plus 88vip价格优惠 领完所有会员券
  • 店内领券 凑满额
  • 商品赠品领取
  • 分享好友领券
  • 京东养红包 淘宝盖楼
  • 开淘宝红包月卡 领红包
  • 定各个商品开抢闹钟
  • 查询过往订单申请价保

小猪的第八个月

小猪已经满八个月了,这个月的小猪又有了许多显著变化。

八个月大的小猪会:

  • 爬行
  • 扶着站立或抓着东西站立
  • 坐着时雀跃地向上
  • 对掉落的东西很感兴趣
  • 抓起小物件
  • 用力拍打物件
  • 叽里咕噜

随着搬家,小猪生活环境有了很大变化。这个月小猪有了可以到处爬的空间,有了独自睡的房间,有了餐椅。

饮食

小猪开始坐在餐椅上吃辅食。之前一直是我们一手抱着一手喂,也没穿围兜,再加上刚开始小猪对辅食比较抗拒,整个喂食过程还是比较麻烦的,小猪也只吃几口。之前喂米糊有呕吐后,我们就没怎么喂米糊了。即便换了一个hipp的米糊品牌,接受度也不高(幸好我双十二时没趁着特价囤太多米糊)。

其他可制作的辅食,尝试了几个淀粉类的食物。红薯,小猪很想自己抓在手上捏,但吃没吃进去几口;南瓜,可能是小猪很喜欢黄色,南瓜的味道也偏甜,所以小猪第一次吃就很喜欢;猪肝粥打成糊糊,拒绝接受;南瓜混入鸡胸肉打成糊糊,很喜欢;鸡蛋糕,接受度一般,后来也能吃一个鸡蛋了。

满第八个月时,已经一天喂两次辅食,五次喝奶。还没长牙,食品以糊状为主。开始吃辅食之后大便变化明显,还是金黄色的,但是已经是块糊状了,气味更加酸臭。

睡眠

第七个月是动荡的一个月,第八个月随着卧室独立出来,小猪再也不用跟着我们的作息很晚才睡觉。我们努力调整到八点左右开始哄睡,十一点到十二点间小猪会醒来喝奶一次。有一些难点:有几天好像是大运动发展,睡着后时不时要坐起;另一个是睡觉时只要有妈妈在,就跟妈妈的吸铁石一样,半梦半醒中哭着一定要抱着妈妈睡觉。后来把他哄睡后,我试着去其他房间睡觉,他哭得就没那么无休无止了。

大动作发展

小猪上个月还不太会爬,常常爬一步就往后坐。我以为是活动空间太小也没办法做什么锻炼。目前我们把整个客餐厅都腾出来,铺上宜家买的可折叠床垫(我们不想买用几个月就没啥用的爬行垫)。刚开始时,小猪特别抗拒爬,坐在垫子上就一直哭。后来发现,他其实是会爬的,如果出现他从来没见过的新奇物品,他就会慢慢爬过去。我们一直坐在他旁边,尽量不直接帮助他,通过转移注意力或用他感兴趣的物件吸引他慢慢爬起来。

从垫子上到地上的对小猪也是一个挑战。大概过了几天,小猪才开始坐在垫子边,拍地面来试探地面能否接触,之前只要一碰到地面就哭着要大人来处理。因为床垫比起爬行垫高不少,小猪也没少摔。上肢力量和腰腹力量不足,四面八方都摔过。有时看到大人紧张得大惊小怪,他哭得更加厉害。后来我稍作调整,笑着摸摸他头,他就嚎两句就停了。比起爬行,小猪似乎对站更感兴趣。在他旁边坐着他更喜欢抓着大人的衣服自己站起来。

因为疫情,社康的体检和疫苗都停了,这个月体重11.4kg左右。

这个月小猪对我仿佛是大明星一样,任何时候只要我一出现在他面前,他就超级激动,笑得满脸褶子,按捺不住地往前冲,甚至有时会尖叫几声。简直让人受宠若惊。对他爸则是有时特别欺负人,晚上睡觉经常抱着半个多小时鬼哭狼嚎,只要我一来就平静了。

本月阅读《正面管教0~3岁》慢慢学着将和善又坚定地拒绝加入到日常照管中。

以上就是小猪的第八个月人间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