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周六与周日崩溃学院

上个星期六和星期天很忙碌。那两天单词也没背也没跑步,还是从早忙到晚。首先是我想做的一个关于庄氏祭祖的采访,但是成稿不怎么出彩。然后是播音与主持的作业,做一个大学生看两会的采访,不超过三分钟,两人一组,要求有一个人出镜。

第一次出去做采访,发现了自己很多不足。也意识到搭档的重要性。底气不足,很多关键的问题我没问清楚。拍照木木的,角度也不知道换一下。今天上宋老的基础采写课,听到她说不要惧怕采访。想到我采访中途有段时间懵了,事前想好的问题都问了。中途跑出去打电话向功铭求助。印象最深刻的是他说,“不要真当自己是文艺女青年”。后来回来写稿,也是木木地把看到的东西流水账一样写下来。

我想过,大一新生就出去采访,肯定弱弱的,那么为什么还要有这样的课程安排呢?出去采访一趟,回来听课,句句都让我饮恨,当初我怎么就这么笨呢。另有一点,带个搭档会好很多。昨天中午和蛋清鱼蛋功铭一起在二饭吃饭,看到一群穿校服的中学生在吃饭。有些问题可能你想问,但是那一瞬间有点犹豫就想算了。朋友就是这个时候推你一把的人。想出来的问题也会更全面。 最后就是写稿。看了老宋批阅的所有稿子。吾还是需要更多的练习啊TAT。

除了那个采访,剩下来的全部时间就花在播音与主持那个作业上了。我与钰洁师姐一个组。因为使用摄像机和剪片这样的工作,对于不少大一新生都是完全陌生的。所以大一的最好还是和师兄师姐一起搭档。合作时间内印象最深的是两个部分,一个采访,一个剪片。在校道上架起摄像机拿着麦克风,总是能引起路人的围观……但是他们很少有愿意接受采访的。最后视频中只能出现四五个人的回答,这样我们就需要采访七八个人……一般拦七八个人才有一个愿意接受采访。学到了一课如何说服别人接受采访。钰洁师姐不采访本学院的人。一般是说“这位同学,可以接受一下采访吗。很简单的,只有两个问题,不会占用很多时间。就是你有关注两会吗,你会关注哪些方面呢?”如果他们回答“没有哎”钰洁师姐就会说:“有没有都可以回答的,没有关注都可以讲下原因的。”如果他们实在不愿意了话,钰洁师姐都会很礼貌地说声“谢谢。”我总是不能淡定……钰洁师姐说这个事情不能强求的,本来大多数人都是不愿意接受采访的。

“剪片把我剪成了一个明媚而忧伤的人”钰洁师姐说……不得不说她在这方面专业很多,作业要求的准确理解,拍摄视频的角度把握,邀请了两个人专访,剪片非常细致。我学到了拍摄的时候麦要怎么放,看镜头收下巴,导出片子,final cut的一点点使用……周日中午一点就出来拍摄,然后所有时间都泡在这个作业上。和钰洁师姐抱怨周六周日好忙啊,她说我们学院就是这样的了……双休日忙过工作日。

总之,有待努力的地方好多啊~!

第二节新闻社会与媒体、gender

(图片来自豆瓣相册:摄影师记录硅胶娃娃生产过程

星期二晚上去上了CC的gender课,全名好像是新闻社会与媒体、gender。这节课放了一个片段。

不是很记得这个视频叫什么名字了。题目出来的时候CC向我们解释其中一个单词的意思,是理想中的。然后是女性的一些选美,MV的片段。女性都会穿的很性感,扭腰摆臀。其中一个女的接受访问时说:“人们都喜欢你穿成这个样子。所幸的是我长得很上镜,不需要在这方面花心思。”

还有一个女的(貌似是节目制作人)接受访问的时候说:“这种情况人们似乎把女人当作一个object,而不是一个subject。喜欢一个女星的原因是她长得很好看,没有人关注她唱的歌。”

镜头还投向了一个正在看节目的家庭。先问一些妇女:她们观看这些节目的时候有什么感受。她们说觉得自己看的时候还不错,会研究她们穿了些什么。但是她们没办法想象男性看这些的时候是什么感觉。然后又访问男性询问他们的感受。

最后说到这些东西对儿童的影响。儿童的选秀节目中,小女孩模仿女性扭腰摆臀。最让我震撼的地方是:一个小女孩在照相的时候,也会摆出性感女星的姿势。刻意的突出曲线。

视频播放解释的时候,CC问我们的感受。“这会在中国发生么?”我回答我觉得不太可能,如果一个女生她穿得很暴露地走在街上,大多数人会觉得这是个坏女生。这引起反驳,其他人说中国媒体也是这样,像星光大道之类的节目,也都有这样的倾向。CC说,十年前你看电视,应该也不会想到这样的东西会出现在电视上。然而现在呢?这个世界正在变化,你可能不知道,还以为一点也没变。

对于我来说我确实觉得不可能。在我小的时候完全没有对真人演出的任何节目感兴趣,只对二次元感兴趣。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也开始关注女性节目了呢。每年都会去看维多利亚的秘密的节目,会主动去找女人我最大的节目来看,一直追绯闻女孩。

其他人举了李宇春的例子。这让我联想到了多元化。不应该偏向一种审美观,当多种风格的电视节目都存在,人们喜欢各种不同类型的歌手明星,这样才安全吧。

那么媒体上都充斥着性感女星那种类型的节目有什么危险呢?

这是我很感兴趣的问题。CC举了一个例子。有一个跑得很快的运动员,因为她跑得实在是太快了。所以引起了人们的怀疑,这个人到底是不是女的。还提议给她做性别鉴定。

接下来cc又给我们播放了一部纪录片。《这里没有沉默——中国第一部反家庭暴力的纪录片》。名字记得不太全,讲中国的反家暴的发展情况。这部纪录片开头还不错的,大概到三分之一左右就堕落了。开头先举了几个家庭暴力的受害妇女,这些妇女常年被丈夫殴打,求助无门。有些最后动手杀害了丈夫,她们剩下的时光只能在监狱里度过。或许这都好过继续原来的生活吧。

但是从三分之一起就开始不断地说那些维权工作者的努力,建立了什么网络合作组织,同时就像小学时看的吸毒教育片一样,穿插一些很“美好的”画面。比如一群鸽子从城楼上飞出去背景音乐十分激昂霞光一片啊……还差十几分钟播完纪录片的时候cc也忍不住关了播放器,说:“我知道你们也觉得很厌烦了,what’s the point!”

立法有什么用呢?光是建立了办公室什么的有什么用呢?效果在哪里,这能解决根本吗。这是我看纪录片时的唯一感受。

接下来cc又让我们讨论:我们是否见过家庭暴力,当时我们的反应是什么。我们围成一个圈子讨论。以下还是主要谈我的感受。

家庭暴力我印象最深的是,我见过他们打起小孩和老婆来真是很恐怖。有很多次听到楼下传来女人的哭喊声和男人的骂声。我常想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周围都有站岗的人,那些人却不过来管一下?这种情况下我能做什么呢,家人也说不要多管闲事。

还有印象很深的,小时候住在大院子里,一个院子六户人家。有一次隔壁的夫妇吵架,好像那老公打了老婆一下,我外婆出去骂那男人,“打老婆的男人还有什么用!”。外婆是个很热心的人。在这种情况下,老人,长辈的出面,比建立一个什么法律管用多了。在一个大家都会谴责家暴行为的环境中,家暴才能得到有效的遏制。

纪录片中提到美国也有家暴现象。开始大家都想不到,因为很多人羞于提出。讨论的时候大家也觉得,家暴行为与知识水平和经济没有多少联系。这都是看人品的。

最后说下CC很钦佩这个老师,她的英语口音非常棒,所以基本上她说的我都能听懂。星期二晚上的课,囧囧在表达他的观点的时候,CC问了一个问题,囧囧没听懂就装懂,于是CC拍了一下他笑着说嘿别这样……总是不断提醒我们要用some,因为我们是记者。用I而不是用we。能碰到这样的老师很幸运。她说我知道你们都有这个能力做到更好,而我的工作就是push you。不断地把你们推到更好的位置上。